冯震翔谈诗词:词与人文精神

冯震翔谈诗词:词与人文精神

时间:2020-01-09 03:3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作者简介:冯震翔,1988年生。现任青岛经济广播电台新闻播音员、评论员、编辑;广播纪录片制作人。格律诗人,“少海诗社”社员。曾在《红楼梦学刊》、《文学艺术杂志》等刊物发表文章。著有《青岛老地方寻访录》一书。

词与人文精神

实用性、道德性,是中国古典文化的重要特征。实用性,即现世重于彼岸;道德性,即伦理即是真理。

实用性思考方式的弱点,在于拒斥根底性的发问与思辨。中国古典时代的主流思想从来对六合之外存而不论。当人们怀着传统赋予的实用心态进入现代社会,很容易唯利是图。而古典的伦理精神,既在中世纪时成为让人们动辄得咎的精神重负,也在当代社会中成为导致人们轻视规则、人情泛滥的负面因素。

只要人不完全是经济动物、消费动物、功利动物,那么当代都市生活、先进技术就无法完全解决人的问题。卢梭认为,人应当摆脱技术,恢复到自然状态。人们能在自然状态中体会到自己的存在,体验到作为自然人的感受——当然,在这种感受中,有相当的无力感和不便感,但它们都是自然生活的组成部分,也都是审美与艺术的灵感来源。

人文精神的养成,既需要在具有实用性和道德性的精英文化中浸润至深、具有极高修养,又需要超越实用而达到关怀、超越伦理而臻于挚爱。词的发生地是歌筵之畔,在娱乐环境之下,人暂时脱离了观念的羁缚,将既真挚而又经历过精英文明陶冶的人性和盘端出。花前酒边的词人们既无低级的粗俗,也无故作的狂态,他们呈现出的是真面目的人性,也是经过文明锻冶的高级人性。风范、情怀、修养、识见,一切恰到好处。这就是为何韦庄词艳丽夺目,却总被视为有楚骚之意。孔子说“文质彬彬然后君子”,亦是如此。

在词的世界里,现世是被诗化后的场域,世俗标准的功利被弱化,只有人与景深共同造就的审美境界;伦理中的名教色彩也已消隐,只呈现出真挚的情感。秉持着深厚的精英文化修养的词人们,就这样为中国古典文明调和出了浓郁的人文色彩。发端于诗经楚辞、并在唐诗宋词中绚烂绽放的审美精神和人文精神,闪烁着中国古典文明最为灿烂动人的光芒。

欢迎在百家号关注诗词轩,我们一起探索诗词乐趣!后台回复“投稿”,无限精彩等你来!